信陵山中

今天上素描课的时候,我旁边一个女孩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然后我对她说,

“一定有一个人狠狠的想了你一下。”

今天早上呼出的第一口气是冬天的第一口白雾

今天晚上的最后几分钟祝自己成人快乐

@鹤相欢

斗胆艾特一下鹤老师,真的是超级喜欢墨理了

如果老师觉得不合适的话,告诉我我立删

湛卢的自白

先生和总长又把我屏蔽了, 将军说要拆了我

根据以往的数据库显示,这有很大的概率是起床气 

先生自从遇见陆总长之后,出现了很多以前没有的状况

比如曾经是一个工作狂的先生,现在居然会赖床

陆校长说他有一个愿望。。。这次不是世界和平,而是把他的领带在先生身上捆个遍。他希望我协助他的工作,比如悄悄录一段视频

可是先生太了解我这个二手机甲了
他把我设定成了休眠模式

但是陆校长毕竟是带过熊孩子的人
他早就料到了
所以那天我用的是家里的摄像头而不是我自配的

毕竟作为一个合格的家政智能
拥有家里电子设备一切权限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
现在我已经把视频发到陆校长的个人终端上了

陆校长让我带给先生一个吻
是用实体转达呢还是口头转达呢?

先生以前问过我的极限功能,当他得到答案之后明显有点一言难尽,当时的监测结果是,他想把极限功能改为自爆,但是因为我是陆信将军留下来的机甲,所以没有开口。现在如果我再问一次同样的问题的话,我想他依旧不会改。

因为他承诺过总长,他在,就一定会回来
我也许永远都用不到极限功能了

其实我一直都很想把爆米花带上重三,可是先生不准
重三的绿化带里只能有蘑菇,而容不下我的爆米花

陆校长有一整个星系的领带
口味都和南瓜差不多
而且一直都不让我洗
不知道这有什么好隐瞒的
我其实什么都知道

所以我会不定时的帮他们把会议时间往后推两个小时
有时候还会事先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
可是将军看起来总是很暴躁
他们觉得两个身体健康,四肢健全的大男人家里,不需要有一个面面俱到的人工智能

其实,他在江家覆灭之时,就想把你带回家了。

摸鱼

小谦哥

夜店的灯光模糊了少年的面容,瘦削的肩担起一家的重量

睡得昏天黑地,不知道铲屎官的偷拍大计